您当前的位置:薛南门户网站>综合>谭利华:文化要赢得尊敬,就必须要有技术含量

谭利华:文化要赢得尊敬,就必须要有技术含量

时间:2019-12-01 08:27:00

[著名的语言文化]

如果文化要赢得尊重,它必须有技术含量。

——访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谭利华

作者:孙满涛,张月信

谭利华,1955年10月出生,汉族,中共党员。作为对中国音乐有重要影响的指挥家,谭利华曾指挥过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和广州交响乐团等大型中国管弦乐队。谭利华担任北京交响乐团团长、音乐总监和首席指挥长达26年。他还曾担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和国家大剧院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他是中宣部第一批“四人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第三、四、五届音乐家协会主席。他被中宣部、中国文联授予“德才兼备的中青年艺术家”,文化部优秀专家,获得中国金像奖。

多年来,谭利华一直大力倡导积极推动当代中国交响乐作品的创作和演奏。几十位中国作曲家的100多部新作品在谭大师的指导下首次公演。此外,他还向中国观众介绍了许多欧洲作曲家的重要作品。2012年,德沃金学会、德沃夏克音乐节和德沃夏克家族共同授予谭利华“杰出艺术家”奖,以表彰他对几部德国音乐作品在中国首映的贡献。

记者;作为国内外著名的指挥家,你为什么对艺术有亲和力?在你的艺术生活中,北京会给你什么样的文化营养?

谭利华:我来自20世纪50年代。20世纪60年代,一些人去了农村。因为我有特殊的技能,所以我在1970年加入了军乐队。那时,我家附近有一位老知识分子,他从美国留学回来,可以玩和唱任何东西。我被他的钢琴声吸引住了,人们变得安静了。我现在经常说,只有当一个人痴迷于某件事时,你才能把它做好并成功。那时,我被它迷住了。我觉得我可以不用睡觉就能学钢琴,整天练习。1970年,当军队专业文工团恢复招生时,我去了济南军区空军文工团。

最近,当我接受采访时,每个人都提到一个问题:你如何走上音乐工作者的道路,如何成为一名指挥家?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个老师,他看到我说,你的孩子非常敏感,对音乐有很好的感觉。你学会指挥。那时我还不到15岁。乐队的大多数成员都比我大。年长的大约40岁。听一个孩子在那里指挥很有趣,但是我的第一个老师齐严光部长坐在那里。

高考于1977年恢复。我被上海音乐学院录取了。上海当时有最好的老师,那是我的第二任丈夫黄晓彤。他是一个能把石头变成金子的指挥教育家。经过4年的学习,我于81年来到北京,开始寻找一份被认为是真正的“北漂”的指挥工作。经过十年的奋斗,我于1991年成为北京交响乐团的指挥、副团长和团长。当我昨天还在整理我的简历时,我说我已经担任北京交响乐团团长26年了,很长时间了。从1991年到2017年,北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吸引了我太多。

记者:你一直想建立一个与首都地位相称的交响乐团。那么,你认为首都的文化繁荣给管弦乐队带来了什么发展机遇,北京的独特魅力是什么?

谭利华:北京是我们国家的文化中心和首都。资本和文化中心的概念是什么?如果你出国访问维也纳、巴黎、华盛顿、柏林,包括亚洲的东京,你会发现发达国家首都最好的地方肯定是音乐厅或歌剧院,还会有一个非常优秀的交响乐团,这是它的标准特征和城市的文化象征。

20世纪90年代,我觉得有一天北京交响乐团的水平和地位应该和维也纳、柏林和纽约一样。我的座右铭是“做一件事,一生一世”。因此,从近几年我上任的第一天起,我就把建立一支与首都地位相称的专业优秀交响乐团作为我人生的目标。我为此奋斗了20多年。

北京有一个非常好的平台。什么平台?国家文化艺术中心都在这里:国家和中央。1997年,北京市委已经将京剧馆(中国文化精髓)、人民艺术(北京风味)和北京传播(文化交流)定为21世纪文化发展战略中北京文化发展的重点支撑单位。那一年,北京交响乐团和京剧馆升格为局级单位,这表明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北京文化的发展。现在每个人都看到交响乐确实如此接近这个城市、国家和现代文明,以至于它反映了一个国家的软实力。

记者:中国文化博大精深。那么,你认为交响乐是如何融合传统文化和现代元素的呢?如何平衡继承和创新的关系?

谭利华:在西方人看来,交响乐属于他们独有的文化领域。他们认为这是他们艺术的皇冠,因为这是西方非常重视的文化领域,我们有如此深厚的文化基础和丰富的文化资源。什么资源?中国歌剧和中国民歌包含了一些中国最原始的音乐元素,所以中国人应该用外国的技术来表达中国的内部文化,用西方的作曲技术来和交响乐团一起演奏。这是非常令人震惊和具有传染性的。21世纪初,北京交响乐团开始坚持认为,无论是巡回演出还是录音,都必须有中国当代交响乐作品。我们应该通过自己的音乐作品输出更多的中国文化,这样西方才能理解当代中国。因此,我也谈到了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方式和地点,以及在光明网上应该做些什么。

我们多年来做的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促进和提倡中国交响乐的演奏和创作。如果我们有好的作品,我们将继续表演它们,并且我们熟悉它们。在中国和国外演出。两个渠道:一个是百代唱片(Emi Records)(Company),全球发行,是三大经典唱片公司的重要品牌。它的平台将为全世界所知。此外,我们还有一家著名的国际经纪公司经营北郊的国际旅游。

从2001年起,我已经带领北京交响乐团进行了七次欧洲巡演,我会讲述我们用什么征服了他们,用中国音乐征服了他们,以及我们如何完美地演奏西方古典音乐。我选了两个:前半部分必须是中国的,后半部分必须有世界经典。中国的(作品)是因为我们有这个平台和这个机会向主流国家、重要城市和主流观众展示中国当代音乐和交响乐的创造力,因为它非常重要。

因此,交响乐本身就是对中国音乐元素的创新。无论是改编自中国民歌、中国歌剧还是基于中国元素的交响乐,都是一个巨大的突破。这一突破是中国曲调非常简单。不管是歌剧、戏剧还是曲艺,包括它的民歌,让它用什么方法、西方的作曲技巧来丰富,并使用一个庞大的交响乐团来演奏,那么它所产生的艺术感染力是令人震惊的。

记者: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文化“走出去”,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品“出现”在世界舞台上。你认为中国的音乐发展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了什么角色?

谭利华:我一直在谈论文化自信。文化自信应该产生具有中国文化遗产、技术含量、艺术魅力和震撼力的作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赢得尊重,拥有真正的文化自信。

2008年(北京奥运会),我们通过了无与伦比的奥运会开幕式,这让所有西方人都感到惊讶:哇!中国如此先进,如此强大。在此之前,他们总觉得这是一种好奇心和文化歧视。然而,当我们提出真正的标准、文化细节和技术内容时,他们会深信不疑。音乐是一种无国界的语言。人们的快乐、愤怒、悲伤和快乐都是通过音乐来表达的。这不需要解释。因此,音乐的吸引力超越了国家,超越了国家,超越了语言。这种成功和赢得的尊重让一个中国音乐家非常自豪。

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过去70年的变化相当大,尤其是音乐的变化。我们的乐团:中国爱乐乐团、中国交响乐团、中国国家交通北京教育乐团和中国爱乐乐团在90年代后期进行了改革。他们像国外最专业、最优秀的管弦乐队一样演奏。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外国人已经承认我们管弦乐队的水平是A级的。因此,文化要赢得尊重,就必须有技术含量和深刻的文化内涵。文化结构就像金字塔,塔底是民间的,深受人们的欢迎。尖顶代表了这个国家最高的艺术成就。它被称为主流文化。它代表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成就。它能赢得文化尊重,展示你深厚的文化底蕴。

记者:你认为你怎样才能在世界舞台上播放中国故事和中国声音?

谭利华:文化“走出去”,一是展示当代中国的创作水平。此外,通过不同的渠道和不同的平台,世界主流社会的主流受众群体可以了解当代中国和我们当代的文化艺术成就。文化“走出去”以及如何到达那里是非常重要的。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那么,文化的冲击、文化的感染和文化赢得的尊重才是文化的真正内涵。它通过什么也有意义,通过写作技巧的技术内容,包括表演、表演,它可以传染,传染可以让人一刻不忘,可以进入。

改革开放以来,许多表演艺术家、歌手、表演者和指挥家在世界许多音乐舞台、交响乐团和歌剧院的国际比赛中赢得了尊重和奖项。但是我们这一代必须做的是让更多的音乐“走出去”,然后做什么?我们应该带着中国文化,建立一所中国音乐学校。我一直在说我们(国家)是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文化应该与第二大经济体相匹配,也就是说,我多次说过北京应该与国家相匹配。我们的文化应该与我们的经济发展相辅相成,通过宣传、提炼和加工,应该浓缩成真正的美术。只有成为高质量的产品,它才能传染。

下个月我将去法国,这是一场中国作品的特别音乐会,指挥法国最好的管弦乐队的演出。这也是为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展示国家的文化信心。

记者:国家对北京的四大定位之一是“国家文化中心”。请从你自己行业的角度谈谈中国音乐产业发展的困难。你对此有什么积极的建议吗?

谭利华:我认为我们的一些文化仍然缺乏自信。我们总是在华人社区花很多钱。我们邀请当地的中国人,然后付钱给我们的工作。我认为这样的文化不能“走出去”。外国人,尤其是欧洲人,喜欢你的艺术。当他们尊重你的时候,他们会花钱买票。当他们花自己的钱时,他们会选择买哪张票。在这一点上,我们一直说我们可以花很多钱来打开市场,但是打开市场和赢得市场是两码事。

此外,我还想说艺术家应该有责任和良知。一个人的天赋是有限的。一两年写一件事和一年写20件事是有区别的。我们如何才能真正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我认为它还是太浮躁了。我为什么演奏古典音乐?在嘈杂浮躁的环境中,你来到音乐厅听一场真正经典的古典音乐会,它能让你平静下来,瞬间缓冲和净化你的心灵,并能给你的心灵带来安慰。总是过于浮躁,不太可能生产出高质量的产品,而且成功率相对较低。

像外国作品一样,贝多芬的作品已经有250年的历史,莫扎特的作品已经有300多年的历史,但是他们的作品已经演奏了很长时间。让人们喜欢的是古典艺术的魅力。为什么?它具有广泛的人的性格,人民有最终发言权,这是时间的考验!我总是谈论首都的文化发展,它肩负着成为国家文化中心的重任。此外,我认为有两种文化,这是我的观点。一个是娱乐,另一个是启迪。娱乐就是让人们开心地笑,开心地玩。培养是它想要给人深刻印象的东西。因此,陶冶文化对一个国家的文明和文化的提升至关重要。秘书长习近平在第19届大会上发表了非常真实的讲话。我们怎样才能满足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对幸福生活的渴望,包括文化需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文化的需求也在增加。

因此,北京应利用人才丰富的优势,充分尊重艺术规律,创作更多优秀的文艺作品,致力于打造属于首都北京的文化品牌,形成强大的文化群体。只有这样,它才能无愧于“国家文化中心”的称号。

记者:对于创新文化在首都文化艺术发展中的作用,你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

谭利华:创新文化!创新是生命力。如果歌剧、戏剧和音乐没有创新,它就会消亡。我们应该改变我们的文化。就像改革开放一样,改革开放后,中国确实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和翻天覆地的变化。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一个贫穷落后、被别人看不起和打败的农业国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有了钱,文化才能真正赢得尊重。我们必须坚持文化自信,我们必须真正认识到一个国家或民族赢得尊重,站在世界舞台上,其文化及其对本国人民的影响。这就是文明,它可以在世界文化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改革开放40年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重要一页,永远不会被抹去。未来人们会翻过这段历史。中国文化艺术留下了什么?有古代流传下来的杰作吗?这需要创新和科学态度。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谈到的一个问题。艺术有艺术规律。它必须遵循艺术规律,尊重艺术规律。要创新,这种创新指的是对艺术的严肃态度。为什么上海风格的艺术很受欢迎?包括创办梅校的梅兰芳,他从上海开始。我还谈到了现代戏剧,比如《智取虎山》、《海港》,包括京剧《杜鹃山》(这部戏剧的主要创作者和主角都来自上海),这些都是继承和创新的好例子,不拘泥于传统。北京需要在这个问题上打破一个想法,并且要包容和开放。

中华彩票网 赛车pk10 吉林快三 快开彩票平台 甘肃快3

栏目热门
  • 董希淼:把握好金融业对外开放节奏和力度

    董希淼:把握好金融业对外开放节奏和力度

    今年以来,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频频推出,步伐加快。外资金融机构应充分认识和把握好中国扩大和深化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信心和决心,在深度参与中国金融业改革开放进程中获得自身的发展。也就是说,一定要把握好金融

  • 全世界都在看!编钟裙、复兴号、点火仪式……外国人连呼太赞了

    全世界都在看!编钟裙、复兴号、点火仪式……外国人连呼太赞了

    长江日报-长江网全球拍特邀泰国、西班牙、韩国、印度、俄罗斯、贝宁共和国、东帝汶、印度尼西亚、 巴基斯坦等九个国家的友人,通过网络直播同步观看了这场盛事。10月18日,军运会开幕式现场。泰国清莱,ice

  • 全新好9月25日盘中涨停

    全新好9月25日盘中涨停

    财政部向社保基金会划转工行、农行股权9月25日晚间,据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公告,财政部分别将所持工商银行、农业银行股权的10%划转给社保基金会。按照9月25日工商银行、农业银行a股收盘价计算,两项股权划

  • 俗话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后半句也是精华,如今多数人不知

    俗话说,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后半句也是精华,如今多数人不知

    说到这,相信有一句话大家一定都听过,那就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张飞确实很猛,可是他与吕布单挑,50个回合过后便率先不敌。所以由此可见,吕布的战力之高,绝对是让三国的诸位英雄都望尘莫及的。虽然说可

  • 载300余人客机在俄罗斯硬着陆 起落架冒烟

    载300余人客机在俄罗斯硬着陆 起落架冒烟

    该剧讲述了在战火纷飞的抗战年代,国民党指派高级教官麦客秘密训练一支女子特工“幽灵行动队”,经过层层筛选淘汰赛,小队终由五名美丽勇敢的女特工组成,她们因各自不同的原因参军入伍,专门负责暗杀、窃取情报、破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chiemoi.com 薛南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